古代放假与上朝趣事

2018-01-03 09:48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1-03 09:48:3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刘永加

  元旦小长假,不管是出行游玩,还是在家休息,人们都不亦乐乎。不过,在古代,老百姓大多从事农事生产,假期几乎是官员的“特权”。封建统治者为了让官员们能够更好地服务于自己,不仅规定了假期,还发放一些补助,甚至在重要节假日还宴请大臣。当然,在假期结束之后,官员们还是要面对严厉的考核,这一张一弛间,也演绎出种种逸闻趣事。

  唐代放假还发补贴

  古代假期最早叫“休沐”,西汉时期就确立了休假制度,据《汉律》记载,“吏员五日一休沐”,就相当于官员每五日可以休息一天。这个休假制度一直延续至隋唐时期。唐朝永徽三年(652),唐高宗李治将“五日休沐”改为“十日休沐”,也称为“旬休”,那时官员每十日休假1天,分为上中下旬各一天。

  唐朝除了常规假期,也有“黄金周”,每逢春季、冬至、清明各休七天,中秋、夏至分别休三天假,元宵节、中元节、端午节、重阳节等休假一天。在一些重要的节假日,除了放假休息,唐代的皇帝还会宴请群臣。唐德宗时期,已经将上巳节等节日赏宴形成了制度化,不仅颁布诏令放假,时间上给予保证,而且规定还予以金钱赏赐,让大臣们吃好玩好。唐朝时,诗歌繁盛,这些假期自然也常见于诗歌之中。元稹的《寒食日》中写到“今日寒食好风流,此日一家同出游”,杜甫的《清明》中则有“著处繁花务是日,长沙千人万人出”的描述,可见当时假日旅行之盛。

  当然,有弛就有张,皇帝给官员放这么多假,还发补助,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工作。因此,一旦“上班”了,官员就得尽职尽责,勤勉为政。如果再有懈怠,就会有律法伺候。《唐律疏议·职制》中规定:“诸官应值不值,应宿不宿,各笞二十,通昼夜者,笞三十”;“诸官人无故不上(班)及当番不到,若因暇而违者,一日笞二十,三日加一等;过杖一百,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一年半,边要之官,加一等。”

  唐朝时,在工作时间,也有点名、抽查的规定:“内外官司应点检者,或数度频点,点即不到者,一点笞十”。如果一次也没有参加点名,则以全天无故旷工论处。对于迟到缺勤的,不仅“打屁股”,还有扣工资、降级、撤职,甚至坐牢等处罚。仅扣工资一项,各位皇帝均有变化:唐玄宗时规定,“文武官朝参,无故不到者,夺一季禄”。到肃宗时又规定,“朝参官无故不到,夺一月俸”。再到文宗时,“文武常参官,朝参不到,据料钱多少每贯罚二十五文”。

  所以,唐代官员在任上不敢有丝毫怠慢。做过京官和地方官的大诗人白居易深有感触,写了一首《晚归早出》的诗:“筋力年年减,风光日日新。退衙归逼夜,拜表出侵晨。何处台无月,谁家池不春。莫言无胜地,自是少闲人。坐厌推囚案,行嫌引马尘。几时辞府印,却作自由身?”

  两宋节假日有一百二十余天

  宋代沿袭了唐代的旬假制,那时十日一休,一般放在每旬之末,每月休三天。除此之外,宋代最重要的节日是岁节、寒食和冬至,在这三个节日,宋廷规定各放七天假,其中休息五天,另外两天值班。

  另外,圣节、上元、中元各三天,休息一天。春社、秋社、上巳、重午(端午)、重阳、立春、立夏、三伏、立秋、七夕、秋分、授衣、立冬,各放假一天。夏至、腊日,各放假三天。

  另外,在重要的祭祀日,也要放假,“诸大祀,皆假一日。”宋代的国忌,是指由朝廷特定的本朝先帝、先后逝世纪念日。因此,宋代的官员这是沾了皇帝祖宗的光,每年都要多放几天假,岂不乐乎!以上节假日,加上旬假(每月三日,全年三十六日),宋代公务人员全年多达一百二十余天。显然,宋代是假期最多的时代,这些官员们享有的休闲时光也是最充裕的。

  大量的假期给宋代文人带来了大量的闲暇时光,使得他们写出了诸多诗文。苏轼即是典型一例,他借着这些假期,遍游祖国大好河山,留下许多千古绝句。苏轼到杭州任通判,上任时恰逢冬至“黄金周”,西湖、钱塘等各大景区游人如织,当他来到人迹罕至的吉祥寺游览,写出了“何人更似苏夫子,不是花时肯独来?”的名句。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初秋,正谪居在黄州的苏轼,恰逢七月十六既望,也就是民间所谓的“鬼节”,苏轼与朋友驾一叶小舟,来到黄冈赤壁下的长江中泛舟赏月,探古访幽:“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前赤壁赋》就这样诞生了。苏轼任徐州知州时,写下了《中秋月》:“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苏轼的许多名篇大作正是在节假日的游玩中创作的。

  除了苏轼,范仲淹、欧阳修、曾巩、王安石等人写出了大量诗句,宋代能涌现出一大批灿若星辰的诗文大家,固然与宋代重文尚学有着直接的关系,但不得不说,这也与宋代重视休闲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唐代一样,皇帝对官员的休假非常重视,同样,对于官员的考核,也非常严格。史学家宋祁在四川做太守时,还兼任编修《新唐书》,他经常都把稿件带在身边,而且经常加夜班。有一天,成都下了罕见的大雪,宋祁加夜班撰写唐朝人物的传记。写了很久,他停下笔,问身边的侍者:“你们以前都曾在其他人家呆过,可曾见过哪位主人有我如此刻苦用功的?”诸位都说没有,宋祁又问另一位:“你家的那位太尉遇此天气,是如何打发的?”她答道:“他只不过是烤火喝酒,叫人家唱歌跳舞,中间再穿插点杂剧,直到喝得大醉为止,哪里比得上尚书您这般有事业心。”宋祁就这样和欧阳修一起完成了《新唐书》的编撰。

[责任编辑:武鹏飞]

  1.   从宝蕴楼到前三殿,从珍品文物到绝世技艺,中华传统文化拉近了两国元首之间的关系,更令这次举世瞩目的外事活动洋溢着东方文化的璀璨光辉。【详细】

      文艺作品肩负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天然使命,对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创建、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传播起引领作用。【详细】

  2.   中拉命运共同体为包括中国和拉美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开辟增长源泉、拓展合作空间、实现更高水平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详细】

      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6.9%,经济增速七年来首次出现回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增长呈现了持续向好的趋势。【详细】

手机鸿运国际网页版

鸿运国际网页版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鸿运国际网页版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鸿运国际网页版邮箱 | 网站地图

鸿运国际网页版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