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异笔谈》里知府夫人的一个怪梦

2017-09-08 15:13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08 15:13:5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呼延云

  古人撰笔记,倘若是鬼狐仙怪等志异类内容,总在尽量避免自我的介入,即便是有所谓的“真实经历”,也多半假借亲朋好友的视角来阐述,比如《子不语》和《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余甥”、“先君子”、“余同官”、“姚安公”(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等,可能是因为作者明知笔下乃杜撰之事,不好把自己写得像柯南似的,走到哪里都能碰到死鬼吧。

  因此当笔者读到清代学者许仲元在《三异笔谈》里记述的“陈涌金案”一文,颇有喜出望外之感,因为这篇文章不仅记录了嘉庆年间一场诡异恐怖的真实案件,更加重要的是,负责侦破此案的主审官员之一,恰恰是许仲元自己。

  壹 谋杀孤女寡妇的人是谁?

  陈涌金案离奇复杂,如果想讲明白,必须先弄清案件中的几个主要人物:

  陈涌金:药贩子,有四个儿子,长子早逝,次子名叫陈美思,三子和四子不详细介绍。

  陈美思:陈涌金次子,负责看守设在杭州的陈家药肆。

  乐氏:陈美思之妻,生有二子。《三异笔谈》里介绍她“黑腯而媚,如南汉宫人,性狡狯”。这里的“南汉宫人”,是指黑胖而媚态的乐氏很像南汉最后一位皇帝刘鋹宠爱的一个波斯女人,《清异录》中记录此女“黑腯而慧艳,善淫,曲尽其妙”。

  吴氏:陈涌金长子的遗孀。

  阿猫:陈涌金长子与吴氏生下的女儿。

  高宏通:长年在陈家做活的长工。

  主要人物介绍完毕,接下来笔者就给大家讲述这一奇案的前后经过。

  陈涌金一家在慈溪算是名门大户,但秽闻不断,据传由于陈美思长期在杭州经营药肆,很少着家,他的老婆乐氏和公公陈涌金就有了不干不净的关系。此外,由于长子无后(只有一个女儿阿猫),所以在乐氏的撺掇下,陈涌金曾经力主把乐氏的两个儿子之一过继给大儿媳吴氏,但吴氏对乐氏非常厌恶,不想让她继承长房的财产,所以坚决反对,这就埋下了乐氏对吴氏仇恨的种子。

  恰好赶上吴氏生疟疾,乐氏装出一副热心肠的样子,去药铺买了药,亲自熬了捧给吴氏喝,吴氏的病情渐渐好转,对乐氏也和颜悦色了许多。这一日,乐氏正要熬药,忽然“发现”炉中炭火不够了,让阿猫去拿炭,趁着阿猫离开屋子的时候,“于剂中入生鸦片三钱才、木鳖子一钱”,生鸦片就不必说了,木鳖子亦有毒性,吴氏“服后寒战不止,遂绝”!

  因为吴氏长期患疟疾,死亡的情状又是寒战不止,所以众人没有觉得她的死有什么异样,只有她的女儿阿猫怀疑自己去拿炭的过程中,乐氏在药中动了什么手脚,于是在守灵的过程中痛哭不止,一边哭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不仅说母亲乃是被人毒杀,更在言辞中影射爷爷和二婶通奸。乐氏惊恐万状,就和陈涌金商量怎么办才好。陈涌金不仅为老不尊,且老而弥狠,一不做二不休,派家丁把阿猫抓到柴房里,污蔑她与长工高宏道通奸。阿猫哪里肯认罪,破口大骂陈涌金和乐氏是奸夫淫妇,陈涌金听得恼羞成怒,竟用一根铁钎子从她的嘴里插入,直贯后脑!阿猫一命呜呼,陈涌金和乐氏将她“乘夜埋于旷野”,对外只说她离家出走了。

  毕竟纸里包不住火,陈涌金亲手灭了长子一门,引起人言汹汹。而陈涌金也是邪魔入脑,竟利用身为族长的权力,把族中所有质疑他的人,一律驱逐出慈溪,不仅如此,慈溪县令黄兆台在接到老百姓举报之后,收受陈涌金贿赂,“以杀有罪子孙寝其事”——杀死有罪的子孙(指“通奸”的阿猫),不能算犯罪。这一下引得“慈民大哗”,各种传闻不胫而走,轰动了整个浙江。

  在民众舆论的巨大压力下,浙江巡抚杨迈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正不知从何措手,突然想起正在府署居住的许仲元来。

  许仲元回忆“时予奉迈功中丞檄,清理积案,寄居府署”,忽然接到杨迈功的指示,让他会同宁波府知府姚秋坪一起,重新查办陈涌金家的两条人命案。

[责任编辑:武鹏飞]

  1.   仅靠一腔热血和情怀,并不足以促使作家拿起笔杆子去创造。从这个角度来讲,网络文学追求市场效益也无可厚非,但一定要有原则和操守。【详细】

      8月11日,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暨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举行。【详细】

  2.   在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回顾过去,在对已有的成就倍感欣慰,更觉人民军队需要不忘初心,保持锐气,勇于开拓,继续前进。【详细】

      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建设伟大工程、实现伟大梦想,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新发展理念必将引领我们走向新的未来。【详细】

手机鸿运国际网页版

鸿运国际网页版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鸿运国际网页版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鸿运国际网页版邮箱 | 网站地图

鸿运国际网页版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